田徑體育異男愛上幹男人屁眼

时间:2019-06-30 17:25:57

我叫李子昂,就讀於北市一間體育大學,主修田徑。雖然說運動員每日的訓練量不容小覷,但年輕的肉體總是蘊含著驚人的精力,附近又有一所音樂大學,淫糜的故事不斷在同學之間流傳,像是主修鋼琴的校花跟練跳遠的Eason、練舉重的Teddy大搞3P,最後各被無套中出了兩次,聽說好一陣子下不了床,等一下了床從此就跟兩位肌肉棒子好上,據說無時無刻想要討幹,甚至有人謠傳在學校廁所看到校花幫兩位體育健將口交,一臉陶醉沉迷。我雖然不比其他人縱慾,但那並不代表我輸給他們了。相反的,長年練田徑的我肌肉雖然不比其他人壯碩,但精實的胸肌和壁壘分明的腹肌和腰身,我可是一點都沒少,一雙長腿黝黑筆直,雖然沒什麼腿毛,但不是我自誇。每次和隔壁音樂系的學妹上床,17公分的陽具總是頂到學妹最深處,讓她花枝亂顫、淫水直流,每次都讓學妹一邊喊著受不了了,一邊又要我射進去,有時候心情不好,甚至還會故意操久一點,讓學妹受不了尿在床上。總是在床上叱吒風雲的我,總是可以滿足所有女人的需求,卻沒有想到有一天我也會愛上操男人的感覺。我和主修籃球的龍哥住在北市的一間小公寓裡,除了廁所跟客廳就只有兩間房間。兩個男人生活的環境必定不會太好,客廳總是散落著喝過的啤酒、或者是穿過的內褲,但今天的客廳卻有人整理過,龍哥的房門沒開燈,我心想應該是不在家,便脫了精光準備洗澡

不得不說一下我跟龍哥都有一個怪癖,就是不喜歡穿衣服。這個癖好是在我們住在一起半年後一次喝酒才知道的,從那之後不管對方有沒有在家,想全裸的時候就會全裸,反正大家都是男的也不在意。從浴室出來時,連身上的水珠也沒擦乾,由於太熱而擴散的子孫袋搖搖擺擺撞擊著大腿,正思考著晚餐要如何打發,一道身影從龍哥的房間走出,卻不是龍哥。「誒!?抱歉抱歉,我不知道龍哥帶朋友回來!」來人身高不高,大約只有168公分,身體很厚實卻很白,還有著即使穿著T-SHIRT也掩蓋不住的胸肌、二頭肌。他看到我的裸體,唰的一下臉就紅了:「我以為是龍哥在洗澡,我想要廁所,沒想到是他室友回來了。」「喔喔,龍哥沒有跟我說他帶朋友回來。」看著他白皙的臉上一抹顯而易見的紅,我突然興起戲謔這個人的念頭:「幹嘛臉紅阿哈哈,沒看過男人裸體嗎?」「恩……有。」我注意到他用眼角餘光打量著我。「那還這麼害羞,不是大家都有的東西嘛哈哈,還是說你想摸摸看?」不知為何覺得戲謔非常有趣,說著就拉著他的手往自己肉棒上貼,想不到他也沒躲就這麼摸了上來。「怎麼樣,大吧?」我寡廉鮮恥地問。
「恩……好大,跟龍哥的差不多大了……。」
「哈哈,原來你這傢伙也看過龍哥的啦。」我以為他馬上就會把手收回去,想不到他就這麼搓揉了起來。而且……就算我兩天沒有打槍了,也不至於硬的這麼快吧!他的手並不細,甚至手上有些厚繭,然後這些厚繭卻帶給我不小的刺激,他的手指一下子滑過冠狀溝,一下子用手掌包覆整個龜頭輕輕轉動,另一隻手更是搭上了玩弄兩顆睪丸。從來沒有想過男人的手也可以帶來這麼刺激,起碼比起其他女生輕柔柔的挑逗還更舒服。「恩……好爽,都勃起了。」我往後靠在牆壁上,用眼神示意他繼續。誰叫我兩天沒有清槍,而眼前又有雙手幫自己打槍,雖然是個男人,但閉上眼睛享受也不壞。「幹……好爽……阿……」自己昂然的肉棒突然進入到一個濕潤又熱騰騰的狹窄空間,睜開雙眼這個男人竟然在幫我口交,男人!?但是……幹,好爽,比我遇過的所有女生都還會吹。兩片濕潤的嘴唇包覆住我高漲膨脹的龜頭,大量的口水在他口中分泌達到了潤滑的效果,一個壯碩的男人跪在地上,用一種接近虔誠、遇見自己最心愛之物的態度在幫我口交,這點讓我非常興奮,看著他向內凹地的帥氣臉頰,自己的龜頭被舔的油亮亮,不時與他上顎摩擦,繫帶則被舌頭不斷地挑逗。


空氣中充斥著他故意發出噗嗤、噗哧的吸允聲,我心裡雖然抗拒男人幫我口交,但所體驗到的快感卻是精采絕倫,使得我擺動我的狗公腰,快速的進出狹窄的通道,巨大的快感壓過了理智,壓住他的頭每一下擺動我都用力幹到最深,享受龜頭跟喉間摩擦的快感,無數眼淚從他眼中流出,卻無法阻止我勃發的性慾。「幹!幹死你這張嘴,吃很爽嗎?再吃阿!幹死你。」臃腫的龜頭穿過嘴唇,粗壯的莖幹挺進,他的臉幾乎埋在我的陰毛中:「幹,愛吃就讓你吃,愛吃屌是吧?老子屌好吃吧!」越來越高漲的快感促使我加速擺動臀部,17/5的大陰莖快速抽擦著他的嘴。「幹、好爽阿!要射了幹,要射了射了……啊!」用力將他的臉埋進我的陰毛中,我的肉棒在他喉嚨間收縮,然後將大批的精液射了進去,我知道今天量一定很多,因為我起碼抽動了七、八下。高潮的快感持續了快十秒,然後我才放開他的頭,看著他滿面潮紅的在地上咳嗽,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反應,只好拿了衛生紙給他,一邊幫忙拍背:「你……還好吧?」「沒、沒事,但是你射好多。」他陽光的笑著,比著肚子:「都在這裡了喔。」
「痾……對不起……。」本來溫馴害羞他的突然變得陽光,這種轉變讓我腦袋一時轉不過來愣在原地。
「我叫佑軒!」
「你、你好,我是子昂……。」說著佑軒脫掉了衣服,厚實胸膛有兩粒激凸的粉紅色奶頭,八塊腹肌整整齊齊,粗壯的大腿跟小腿說明了這個人時常鍛鍊,身體強度可能還比我強。而他兩腿間的小佑軒已經勃起,大約15公分的長度但跟我差不多粗,形狀非常漂亮,龜頭還是粉嫩的。「我也想出來……。」
「蛤?」這意思、是要我也幫他吹嗎?
「你可以摸我奶頭嗎?」他這句話倒是解了我的圍。雖然平常沒有跟男人有過這麼多親密舉動,也絲毫不感興趣,但這個男人剛剛幫我做了這麼多事情,實在不忍心拒絕……何況,這男人的身體其實也不賴。劍眉星目的娃娃臉配上壯碩的肌肉,一身皮膚比女人還白,其實我並不反感……我在想什麼啊?他又重新跪在我面前,引導著我的手去摸他的奶頭,兩顆小小的粉紅色的凸起點,而且非常敏感,才剛摸到他就開始淫蕩的呻吟,健壯的手臂快速著套弄自己陰莖。「恩……好舒服、幹……好淫蕩啊,奶頭好舒服啊,好喜歡被摸,啊……,幹淫蕩死了。」

 
看著如此優質的男人跪在我腿前發騷,說心中一點悸動都沒有是騙人的,因此跨間的肉棒又隱隱開始甦醒,而他也沒有放過這個機會,又湊了上來開始吸允,像個孩子吃著棒棒糖一樣。雖然剛射完精,但他第二波攻勢並不強烈,因此沒有感到太多不適,感覺又是慢慢回來了。「怎麼辦,這樣我打不出來……」佑軒抬頭看著我,眼睛裡帶著小狗的無辜,讓我肉棒又堅挺了幾分。
「那怎麼辦?」
「可以……幹我嗎?」
「蛤!」我腦海裏面一陣空白,男人!?男人要怎麼幹?佑軒卻背對我趴了下來,然後高高翹起屁股,掰開自己多肉緊實的屁股,露出中間狹小的粉紅色隙縫,像隻母狗一樣等著交配。「放、放得進去嗎?」要把我17/5的大屌放進去那條細縫裡面,怎麼可能辦的到?
「可以的,塗點口水,拜託子昂哥哥幹我吧,騷穴好癢啊……哥哥用肉棒幫人家止癢吧……。」說著開始扭動屁股,見此我也顧不得什麼理智,畢竟我的肉棒又硬到不行急需發洩。往他屁眼吐了兩口口水,扶著我的龜頭瞄準那條粉紅色的隙縫擠過去。剛開始非常的緊,幾乎沒有推進的可能,肛門的肌肉緊緊夾住我的龜頭,肉壁與龜頭摩擦的感覺非常明確,雖然沒有女人的陰道那麼熱,但絕對比女人還緊,接著佑軒的屁股用力,像是要將我的陰莖擠出去,卻是讓我更進來幾分。「幹,好大……好爽……要被填滿了。」佑軒的語氣帶著巨大的滿足。
「幹,好緊……怎麼會這麼緊……。」我此刻像是哥布倫發現新大陸,慾望與好奇並存,一方面又驚訝於屁眼伸縮的彈性。肉棒擠開幾乎沒有空間的腸壁一點點頂進,一直到17公分的肉棒全部放了進來了仍然感覺有空間。佑軒迷茫喊著:「恩……到底了,好舒服啊……。」慢慢的我開始活塞運動,操男人還是第一次做,每次抽出到肛門口時,就會出現一股阻力,慢慢挺進到最裡面,感覺腸壁裡的肉正在摩擦自己肉棒,每一次抽插幾乎都是整根拔出在插進來。「幹、沒想到幹男人的穴也這麼爽!」我慢慢加速的一抽一動,看佑軒的屁股整根吃進我的肉棒,淫蕩的畫面讓我每次都加重動作,撞擊在佑軒的肉臀在上發出啪、啪、啪的聲音,佑軒的屁眼像是有什麼魔力按摩的肉棒非常舒服,我一邊揉捏佑軒的奶頭,一邊享受抽插的快感。整個客廳都是佑軒叫床的聲音。「啊啊啊……子昂哥哥幹死我了,幹老公的大雞巴……。」
「嗯啊……幹的老婆好爽,幹死我的騷穴了。」


「幹我是你的母狗,把精液都射進來,想要在幫妳生個小母狗啊……好爽……。」而我此刻忘情地投入到這場性愛中,我的上半身緊貼著佑軒的背部,兩手揉捏著佑軒的乳頭,我發現只要一捏乳頭佑軒就會忘情地叫床,甚至把自己當成被幹的母狗。我不斷換著姿勢,直到碩大的龜頭頂到一個略為粗糙的點,只是一下佑軒像是被電到一般,稱在地板上的雙手一抖險些撐不住。我知道我找到了,就像女生有G點一樣,我猜想男生也會有點可以刺激。佑軒發出一聲難以置信的歡愉叫床,身體差點軟倒在地,強烈的快感讓佑軒全身都在發抖:「老公繼續操我,老婆好爽……不要停……。」我高高抬起臀部,碩大的龜頭留在佑軒的肛門口,重重的插了進去摩擦佑軒的G點,然後再一次。我像個慢速打樁機,每一下都重重的撞在佑軒的G點上,佑軒這時候已經被我幹到迷茫了,被我撞擊一下G點就叫床一次。然後我慢慢加速,緊緊抱住佑軒無力癱軟的上半身。「不行了,好老公……老婆要被幹出來了…老婆要被幹出來了…不行了……」聞言更是激起我的熱情,幹出來?男人也可以被幹到射精嗎?重重的往肉穴裡面撞擊,佑軒的聲音越來越已經由叫床轉為喜悅地哭泣,我伸手握住他的龜頭,精液馬上噴湧而出,盡數貢獻在我的右手。幹,這個男人被我幹到射精了。原來幹男人竟然比幹女人更有征服感,征服一個肌肉剽悍的鮮肉竟然如此愉快。我的陰莖還留在佑軒體內,佑軒的肉棒沒有消腫,甚至他也還沒從射精的劇烈快感回復過來。「我還沒射呢!」我躺下來,讓佑軒跨坐在我身上,這是我最喜歡的騎乘式,還沒讓佑軒做好反映我就猛然往上頂。「老公還沒射老婆怎麼可以休息呢?」
 
這個體位給佑軒的刺激顯然更大,佑軒的鼻涕和眼淚噴湧而出,我知道這個人已經爽到了極致,無法分辨現在的狀況了。「老公不行了……不要了……太爽了受不了……嗚…」佑軒的手努力想要撐起自己的身體,見狀我馬上將他的手壓住不讓他離開,強迫他接受我的抽插。這個姿勢更可以看見我粗黑的肉棒幹進佑軒的肉穴裡,甚至抽插時被我翻出的一點新肉也看得很清楚。「不要動,老公要讓你爽到死掉。」在佑軒高潮後我的粗黑屌依舊攻擊他的G點沒有鬆懈。
「啊啊啊……要尿尿了…老公讓老婆尿尿吧……受不了了…屁眼好爽……機機也好爽……啊……。」
「老公……休息一下…啊……老婆騷穴被幹爛了……。」不斷抽插我的極限也快要到了,因此更是盡全力擺動腰力。「不行了…快停…啊不行了……老婆…老婆又要射了…。」但這次從佑軒肉棒裡噴湧而出的不是精液,而是黃澄澄的尿液,這波高潮讓佑軒屁股的緊度達到巔峰,雖然我仍然幹著肉穴,卻縮短了我達到高潮的時間。「嗚嗚…尿尿了…好爽…不行了…。」
「啊啊啊!!!」我因為即將到來的高潮大吼。佑軒的屌是上翹屌,黃澄澄的尿液原本只是流出,到後來變成噴湧,全部都尿在佑軒自己身上,然後再往下流到我身上,而我也達到了高潮,在佑軒外翻的肉穴裡射出白濁的精液。佑軒健壯的身體壓在我身上,沉甸甸的卻不討厭,卻是趴在我身上睡著了。我疲軟的陰莖從佑軒身中退出,還帶著因為高速抽插而產生的白色泡沫,方才射進去的精液此刻全都流了出來,佑軒的屁眼已經變成了我的形狀。我大口喘著氣,知道自己以後已經離不開操男人屁眼,尤其是佑軒的屁眼。現在唯一的問題是,我要怎麼跟龍哥解釋地板上的尿液呢?